对中国自身制度要有进一步认识。中国制度在根本上保障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有机统一。如果说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是一般性政治原理,而“坚持党的领导、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”其实就体现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。这一制度恰好暗合了好制度的一般原理,保障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。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和原则保证了中国的制度整合力。制度整合力所保障的中国政策执行力在世界上无出其右,原因还在于中国是官吏制度的发源地,这是一项把国家组织起来并管理国家的制度发明,这一文明基因保证了中国与生俱来的高素质公务员队伍。(摘自6月
15日《学习时报》发表的杨光斌的《中国制度优势:权威民主法治的有机统一》)。

中国;党的领导;依法治国;政治制度;制度整合力;民主;动态平衡;权力;人民;保障

在西方经历金融危机的这些年,中国经济保持较高增长,中国道路越来越成为学习的榜样,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。世界政治为什么呈现如此鲜明的反差?对中国自身制度要有进一步认识。

中国制度在根本上保障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有机统一。如果说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是一般性政治原理,而“坚持党的领导、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”其实就体现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。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根本特征,是权威性秩序的来源和保障。中国现代国家建设的基本路径是建党—建军—革命—建国—建政,因此党本身就是政治秩序和政治制度的缔造者,是权威性秩序的根源。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一个根本性制度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。人民当家作主不但是要通过特定的制度安排自己去参与、协商或者决定政治事项,同时还包括人民切身利益的实现。在大多数时间里,人民利益不会自动实现,得通过行政与执法机关去实施、推进,需要政策与法律的落实,这就是依法治国所指的“一府两院”的职能。这样,“坚持党的领导、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”就很好地概括了中国政治制度的基本结构与功能定位,分别规定了中国共产党、人民代表大会和“一府两院”的功能与行为规范。这一制度恰好暗合了好制度的一般原理,保障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。

中国政治制度的优势表现在国家治理能力上。国家治理能力体现在处理上游—中游—下游权力关系的能力:社会对国家制度的认同度,可以称之为体制吸纳力;协调多维度权力关系所需要的制度整合力以及最后的政策执行能力。包含了权威—民主—法治的动态平衡的“坚持党的领导、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”,其比较优势通过以下几个指标体现出来。

体制吸纳力。就国家与社会关系而言,成长于社会深处的共产党与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,不是西方的选举政治所能比拟的。因此,多家世界权威数据显示,在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、对政治制度的认同度、对政府治理能力的满意度等几个关键性指标上,中国都排在世界前列。

制度整合力。现代国家的权力结构必然是多维的,权力关系必然是复杂的,至少包括横向的党政关系、行政—立法—司法的关系、政府与市场的关系、民族关系,还有纵向的中央—地方关系、国家—社会关系。在上述每一个权力关系中,中国所贯穿的都是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和原则,从而“促使各类国家机关提高能力和效率、增进协调和配合,形成治国理政的强大合力,切实防止出现相互掣肘、内耗严重的现象”。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和原则保证了中国的制度整合力。

政策执行力。制度整合力所保障的中国政策执行力在世界上无出其右,原因还在于中国是官吏制度的发源地,这是一项把国家组织起来并管理国家的制度发明,这一文明基因保证了中国与生俱来的高素质公务员队伍。

(摘自6月15日《学习时报》发表的杨光斌的《中国制度优势:权威民主法治的有机统一》)